男兒有淚不輕彈 只因還未到東川

    東川泥石流越野賽SS4賽段又遭遇了大雨,我跟阿文老師在終點采訪,對所有完賽車手進行無差別攻擊。當張明煥/王國靈第7個駛出時間控制區時,我們攔下賽車逼供。張明煥說,今天轉向助力有點兒小故障,太累了,幸虧來之前強化了體能訓練,否則胳膊肯定吃不消。說著話,他還舉了舉小臂,展示肌肉的力量。

    年輕真好!在我看來,這個來自廣東的車手還有很多年可以來沖擊他的第一個賽段冠軍,然后是分站冠軍、年度冠軍……賽道在他面前逐次展開、可以一直延伸到心目中很遠的地方去。這時候導播提示說,起點已經沒有車了,三江口也很久沒有賽車經過,只有沖刺的5號機位和我們的終點采訪還有車在動,可以多聊一會兒。我心里明白,能夠通過三江口的,已經基本上都在趕往終點,通不過的,也許需要救援很久才能出來,所以,不能輕易把這位唐影集團有為車隊的新星給放過去。

    張明煥補充說,2016年來東川比賽,也是遭遇了轉向故障,回去之后躺了一整天,渾身都疼,肌肉里全是肌酸,沒有一點兒好地方。然后17、18兩年都沒有來,因為新添了個閨女,現在已經2歲零4個月了。聊得正在興頭上,他對著鏡頭突然哽咽起來:女兒,爸爸想你。兒子,爸爸也想你!我自己出來比賽,太自私了……

    眼前的一切忽然模糊了起來,我隱約看到他轉過頭去,不停地抹著眼淚,只能保持姿態,把話筒盡量往前伸。阿文肯定已經推上了特寫鏡頭,但其實他也看不見了,只能憑耳朵聽見那輛獵豹CS10呼嘯遠去。張明煥可能以為他是被我們無意之中戳中了淚點,其實我們才是被他戳中了淚點。誰家沒有個2、3歲的孩子?誰不是在長假期間扔下了兒女漂泊在天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誰又能做得了主?這個在泥石流河道里歷經多少磨難都不會掉一滴眼淚的硬漢,此刻卻忽然觸動了內心最柔軟的地方。車手、記者和攝像,三個老爺們互相背過身,竟然同時在賽道里各自飆淚!

    此前不久阿文才剛剛跟我商量過,明年可否一起去拍環塔?他干的是攝像的工作,但自己最喜歡的卻是攝影。阿克蘇、和田、鄯善、哈密……這些地名一進入他的耳朵,兩眼就立刻放出掩抑不住的光芒。他經常孤身去往西北那些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拍攝大片,最怕在婚紗攝影的賺錢生活中埋沒了自己的才華和向往。而張明煥又何嘗不是如此?

    賽車的成本太大,花銷在所有體育項目上應該僅次于太空行走排在第二位。賽車人基本上都得是先去拼命賺錢,再來賽道里敗家。所以他們平常跟家人在一起的時間就不多,好不容易遇上假期,一家人都指望跟著他一起度假,哪怕就是在家里一起看幾天電視肥皂劇呢!可是,你又出去比賽了……

    戚永華作客《老司機撩車》時說了一句:我們這個年齡的車手,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安全必須是第一位的。而張國平在《企鵝賽車名人堂》里說:從2008年到現在,我跑了12年東川,之前奉獻了所有的五一假期,這次連十一長假也都搭上了……

    這些話都不能接茬,唯一的選擇就是趕緊轉移話題,因為往細里一想,肯定就要當場淚飛頓作傾盆雨了。也許你會奇怪,賽車人不都是粗獷豪放的漢子嗎?怎會如此兒女情長作婦人態?沒錯,如果不是白駒過隙一般地偶然戳中了他的淚點,賽車人就永遠帶著滿不在乎的微笑,藏在厚厚的防火面罩和頭盔里面,就像是全服武裝的機甲戰神。

    站在東川泥石流越野賽的岸邊,我忽然想起了李白。上一刻,他還在豪情萬丈地吟誦著黃河之水天上來天生我材必有用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下一刻卻突然畫風一轉,“與爾同銷萬古愁”!愁從何來?不正是從這流淌萬年的小江、蔣家溝、大白泥溝的河水里滾滾而來的嗎?

(圖片作者天下胡子,視頻拍攝阿文,詳情請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moGiapVjuicLWLHUmichSMFmBMrYtAXRmSymJnQaicqQNavm06FNcFLHtObPebCzsGHINCWjutlF4bHicGyfHO7uXibg/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幸运快三大小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