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叫做水仙

記憶深處有一朵花一直陪伴著我,那花蕊金黃、花瓣潔白的花兒。

自我記事來,家門口前側長方形的花園就種植了好幾處“水仙花”,年紀比我還大。

金秋佳節,深綠的狹線形葉密密蔥蔥,“水仙花”成簇綻放,在金燦燦陽光的裝點下,金黃色的花蕊和純白無瑕的花朵愈發迷人,宛若一花仙子降臨人間,偶有蜜蜂聞香采蜜,一幅繁榮的場景映入眼簾。入夜,“水仙花”盛開的潔白花瓣會養精蓄銳的合攏,宛如一個玉簪,晶瑩剔透,豈不美哉。破曉,太陽的第一縷陽光照耀大地,“水仙花”的花瓣睜開朦朧的雙眼,慢慢優雅的張開,溫柔的告訴世人,天亮了。

兒時的我總愛給“水仙花”梳辮子,把自己的手當作梳子,把“水仙花”的線形葉當作小姑娘的發絲,來來回回上上下下的“梳”,當遇到發質不好的發絲——枯葉,我總會耐心的一根一根拔掉,只為讓“小姑娘”永葆青春。我會在盛夏的夜晚給“水仙花”澆水、施肥,皎潔的月光輕輕灑在合攏的花上,我每每會看久,思緒便飄去遠方。這樣的梳頭游戲我從記事起,一直玩到了小學畢業。“水仙花”也見證了我從出生的牙牙學語,步履蹣跚,到漫山遍野跑、和姐妹嬉戲打鬧、釣青蛙、捉泥鰍、挖螃蟹和蝦,到入學讀書、成績忽上忽下,三年級學習下滑的轉校,到會洗衣做飯、掉牙、長個到初中寄宿;見證了我家從平房到磚房的華麗轉變;見證了我家爸媽工作的變化。

初中,我開始寄宿,爸媽的工作發生了變動,自此,有“水仙花”的家很少回了,偶爾回老家,也完美錯過開花期,無緣花開,只見枯葉。“水仙花”一直在那里,而我的心中的花,隨著時間的消逝,慢慢模糊起來。

高中仍寄宿,直到高三,爸媽陪讀、悉心照料我的飲食起居。正值高三,老家拆遷,我的“水仙花”在世間永久消失。拆遷的那段日子,我夜以繼日的學習、考試,一切努力為高考,心中的“水仙花”也快消失。

高考結束,高考分數是我正常發揮最好的一次分數,填報志愿,因一波胡亂操作導致本科調劑專業不在預期范圍內。爸爸偏執讓我復讀一年,高三的暑假是以淚洗面度過的。臨近大學開學,一德高望重的親戚勸我爸,復讀會讓孩子壓力大,高考分數可能會降低,調劑的專業雖不符合預期,但畢竟是211學校,讓孩子不要復讀,去上大學。媽媽也一旁幫勸,于是,在大一開學前3天,爸爸說,你去上大學吧。3天,匆匆忙忙置辦了被褥、宴請了親戚辦了升學宴、拍了證件照,買了去武漢的火車票。從未離開家鄉的我,對去另一個城市上學即憧憬又膽怯。我便是這樣開始我的大學生活。那時,“水仙花”幾乎消失在我的生命中。

本科四年,不斷嘗試,跌倒了就爬起來。于是有了開始跑步,做各種學生活動,參加各類志愿者活動,參加各種校內外趣味活動,報了一些技能提升班,認識了100+種綠植,成績努力耕耘,科研發了些文章,拿了些許獎,獲得了些許榮譽稱號,保研去了一所上海的大學。本科臨近畢業,有我畢業論文的電腦丟了,轟動全校幫我尋電腦,電腦未找到,幸運的是我留有完成50%的論文,連續熬夜幾天寫論文,最終順利畢業。畢業前,收拾東西,發現自己不知不覺種了200多盆多肉,10多盆月季。遂在畢業季的跳蚤市場,大四老學姐賣、送綠植。在大學期間,我多次參加了識綠植活動,在一次識綠植的課中,才知水仙花另有其花,而我心中快消失的靈動婉轉的“水仙花”真名蔥蓮。花名一叫錯,就叫錯了20余年。

碩士三年,忙科研、忙學生工作、忙旅游、忙跑步、忙參加各類活動、忙實習、忙畢業、忙找工作,期間只養過幾次小魚,幾盆綠蘿,天時地利人和均無,也沒再未見過蔥蓮。

畢業入職前,兜兜轉轉玩玩旅游大半年,偶有閑暇,開始追憶似水年華,內心隱隱覺得有什么東西丟了,但就是未找到。

畢業入職,慢慢調整狀態,經歷了從所有心思都放在工作上,到生活、工作、業余愛好三者協調妥當的過程。入秋,一次在公園的塑膠跑道途中,耳朵塞著藍牙耳機,沉醉在音頻講解的我,驚鴻一瞥,看到了幾點白色的植物,放緩腳步,定睛一看,心中有朵快枯萎的花舒醒了。她就是我曾經奉為天使的有清新淡雅香氣的蔥蓮啊!眼中居然噙滿淚花。

相識二十余年的老友,再次遇見你,真好!愿你在我心中永駐。

 附贈描寫蔥蓮的一首詩:     《南園十三首》李賀花枝草蔓眼中開,小白長紅越女腮。可憐日慕嫣香落,嫁與春風不用媒。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a4rSbJfkDDVjygWwVRKfT4xLyxxVZlq4nBSV7MlRetn0uSyV8RHNe0ouFFH9JRQnknDtDjXGHZvIjE5N9WVN8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幸运快三大小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