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除了冰冷和憎惡,還有溫暖和愛

聲音|文學|音樂|親子

錄 音 筆 記

本計劃一直休假,不過今天特別想讀這篇短文,所以就制作了這期。現實缺少溫暖和愛,正因稀缺才更可貴,所以我現在很喜歡和積極的人在一起,有點像手機沒電需要充電寶一樣,有了這樣的朋友很幸福。

                              ——靜波

喜馬拉雅次日可聽,喜歡請轉發給需要的人

文 | 蕭紅

一九一一年,在一個小縣城里邊,我生在一個小地主的家里。那縣城差不多就是中國的最東最北部——黑龍江省——所以一年之中,倒有四個月飄著白雪。

父親常常為著貪婪而失掉了人性。他對待仆人,對待自己的兒女,以及對待我的祖父都是同樣的吝嗇而疏遠,甚至于無情。 有一次,為著房屋租金的事情,父親把房客的全套的馬車趕了過來。房客的家屬們哭著訴說著,向我的祖父跪了下來,于是祖父把兩匹棕色的馬從車上解下來還了回去。

為著這匹馬,父親向祖父起著終夜的爭吵。“兩匹馬,咱們是算不了什么的,窮人,這匹馬就是命根。”祖父這樣說著,而父親還是爭吵。九歲時,母親死去。父親也就更變了樣,偶然打碎了一只杯子,他就要罵到使人發抖的程度。后來就連父親的眼睛也轉了彎,每從他的身邊經過,我就象自己的身上生了針刺一樣;他斜視著你,他那高傲的眼光從鼻梁經過嘴角而后往下流著。

所以每每在大雪中的黃昏里,圍著暖爐,圍著祖父,聽著祖父讀著詩篇,看著祖父讀著詩篇時微紅的嘴唇。

父親打了我的時候,我就在祖父的房里,一直面向著窗子,從黃昏到深夜——窗外的白雪,好象白棉花一樣飄著;而暖爐上水壺的蓋子,則象伴奏的樂器似的振動著。

祖父時時把多紋的兩手放在我的肩上,而后又放在我的頭上,我的耳邊便響著這樣的聲音:

“快快長吧!長大就好了。”

二十歲那年,我就逃出了父親的家庭。直到現在還是過著流浪的生活。

“長大”是“長大”了,而沒有“好”。

可是從祖父那里,知道了人生除掉了冰冷和憎惡而外,還有溫暖和愛。

所以我就向這“溫暖”和“愛”的方面,懷著永久的憧憬和追求。

最后附歌

常石磊 - 人間

推薦收聽

簡媜:相忘于江湖

上期回顧

阿成 | 老爸的體罰

點“閱讀原文”有我推薦的精品童書   喜歡本期請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ARxftL4WK9sfkp7kVhVNgWicBun53YfwiabsJKUCz1hLxZ5Rx3YxcbdCvVfIGp34CCNv0UetlP0QAACQrZibWVqyg/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幸运快三大小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