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是個君子

你與好故事,只差一個關注的距離

每天讀點故事APP作者:秦慕歌

止轉載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君子,或是風度,或是長相,在蘇珮心中,許云霆就是君子,有始有終,只求心安。而她體味過極致的愛情甜蜜后,終于承認,與他一場相守,實乃幸事。1蘇珮在機場掙扎幾個小時后,撥通了閨蜜唐果果的電話。“果果,你還有假期沒,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玩?”唐果果捂著話筒低喊:“我要忙瘋了,出得去才怪嘞。你怎么突然要出去浪?”蘇珮沉默半瞬說:“今天上午我和許云霆約好了去民政局簽字離婚,我到了民政局,但沒有下車。果果,我逃跑了。”唐果果控制不住大叫:“等一下,你說什么?離婚,你?”見同事側目看過來,她趕緊彎腰低頭出去接電話。蘇珮也知道這個點兒是唐果果的上班時間,可是從民政局跑到機場,她捂著跳得飛快急速的心,一路飛奔,像是在逃亡。逃到機場,她知道自己莽撞了,就想找人說說話,再不把情緒倒一倒,她會瘋掉的。于是她快速簡短地跟唐果果說了,早在一周前,她在老公許云霆遞來的離婚協議上面簽字了,約定是今日辦手續。許云霆的說辭是,看到他年紀輕輕卻意外死亡的同事,決意要換一種活法,所以要離婚。唐果果聽到這里忍不住爆了粗口:“屁了,換一種活法就要換一個老婆嗎?我平時看他道貌岸然,對你溫溫柔柔的,還以為他是個好男人。媽的,老娘居然看走眼了。他是不是有別的女人了?珮珮,你別急,先出去好好玩一下,我去查查看。”唐果果的話,令蘇珮鎮定下來了。她掛完電話,又發了會兒呆,心里兩個小人在對話。一個問:“為什么你聽到果果一通罵他,心里就不那么氣了呢?”另一個說:“是不是唐果果罵出了你想要說的話?”一個說:“為什么你自己不敢罵出來,那分明就是你想說的話。”另一個說:“愛哭的孩子有奶吃,蘇珮,你要禁錮自己到什么時候?你連真實的想法自己都不敢表達,怎么配擁有愛情,明明許云霆那么好。”蘇珮就這么胡思亂想,直到飛機起飛。期間旁邊有人給她遞了幾次紙巾,她才意識到自己哭了,恍恍然地道謝,又繼續發呆。2蘇珮在中學任教,正值暑假,她有長長的假期,因此就去了喜歡的古鎮。這是蘇珮和許云霆結婚三周年紀念一起旅游過的地方。當時許云霆全程安排好酒店,旅游路線,蘇珮每日悠悠閑閑地跟著就行。寧靜的古鎮,雖然也有了很多商業化嘈雜,但相對喧鬧的都市還是很令人放松,走在青石板的街道上,蘇珮連步子都帶著愜意。當然也有瑕疵,蘇珮喜歡民宿,許云霆堅持住星級酒店,也不是什么大問題,蘇珮沒堅持。碰到一些賣飾品的,蘇珮喜歡想買,許云霆就在耳邊悄悄指出了一些加工敗筆。蘇珮沒了興致,也不惱許云霆。在鋼鐵直男理工科許云霆眼中,還是自己博覽群書的知識,免了蘇珮被騙,他哪里懂得女孩們逛街就圖物件取巧,當下身邊的人對,心情美看什么都對的小心思呢。大學時候,許云霆是成績搶眼的院系才子,蘇珮是獨來獨往的清冷院花。交往后,兩人在一起做的最多的事情便是上自習,互相討論彼此看的書。蘇珮曾問許云霆,喜歡自己什么。許云霆當時答,喜歡蘇珮的淡定,平和,不爭,大氣。和同齡姑娘們嘰嘰喳喳的追星,討論化妝品,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個層次。蘇珮啞然,她也喜歡小女生的熱鬧,只不過在母親嚴格教育下,那個活潑的小姑娘被迫成熟了而已,但她什么也沒說。到了大學,脫離了母親的管控,蘇珮并沒有像原先自己以為的那樣,把曾經缺失的叛逆全來一遍,她照樣讀書,參加社團,兼職鍛煉,碰到一些向自己表達好感的男生,微笑致謝,只說,謝謝你喜歡我,抱歉啊,我有在等的人。漸漸拒絕的人多了,就有人傳,化學系的蘇珮,眼高于頂誰都看不上。蘇珮也不在意,大概母親高壓之下,無形中也塑造了一個內心豁達的自己。不為難自己,不和自己較勁,也不為流言所動,傷不到自己的東西,何必過分關注。這樣的蘇珮,也吸引來了許云霆。許云霆沒有向一般男孩那樣送花送早餐噓寒問暖,他屬于用智商示好的那種。上大課時,許云霆總是會剛好坐蘇珮旁邊,上課時他認真聽講,下課后就拉著蘇珮討論問題。實驗課時,他的實驗室在蘇珮隔壁,可他總是會極其自然地走過來,旁若無人地跟蘇珮交代一下,涉及安全的注意事項。有次連實驗老師都笑了,叫住要出門的許云霆:“同學,你把剛剛分享給那位女同學的注意事項,再給大家講一遍吧。”大家哄然大笑,水池邊假裝認真洗試管的蘇珮也不由得笑了,她抬頭見原本淡定的男生,也微紅了臉,心里突然就一片柔軟。許云霆再一次拉蘇珮討論問題的時候,蘇珮就故意跟他反著來。許云霆不解,蘇珮就看著他微笑,直到把他看得臉紅,還湊近問一句:“許云霆,你除了跟我討論化學,沒有其他問題要問我嗎?”又問:“你為什么每次都剛好坐我旁邊啊?”彼時的許云霆還很內斂,一大片緋紅色從他臉頰蔓延到耳朵,再到微微出汗的額頭,心跳很快,令他想要做點什么,說點什么,于是理工男就直接緊緊抓住了蘇珮的手,直接放到了心口,眼睛定定地看著她。蘇珮感受到男生極快的心跳,這種事情好像會傳染,她的心也如小鹿亂撞。那之后,兩人便在一起了,戀愛四年,結婚四年。直到如今,決意分開,整整八年。3畢業后,許云霆在一家化學研究所做合成研發工作,蘇珮則去了學校任教。在朋友們眼中,這是一對模范夫妻。許云霆雖然耿直得有些不解風情,可蘇珮清冷,兩人誰也不抱怨誰,多數時候,蘇珮遵從許云霆的安排,帶著她標志性的微笑,顯得很滿意。這種平和的幸福被打破,是許云霆同事實驗合成的一次爆炸事故中身亡。他在事情發生后的一段時間內,心情極其低沉,回家也少言,只默默打掃衛生,然后發呆。偶爾,他會突然問蘇珮,人的一生到底是為了什么,怎么過才不算虛度,才不留遺憾呢?也不等蘇珮回答,又說,他上周還跟我說,去相親認識了一個很好的姑娘,要好好談一場戀愛,才不枉此生。蘇珮感受到許云霆的悲傷,抱住了他。在蘇珮被壓抑束縛的二十多年青春里,表達和安慰,非她所長。男人露出茫然無措的那個瞬間,她只想給許云霆一個緊緊的擁抱。許云霆沉寂了一個禮拜后,某個晚上說要和蘇珮好好談。許云霆的鄭重,令蘇珮潛意識里覺得,有大事卻非好事。她靜靜地聽他說,說蘇珮的種種優點,說自己的種種不好,結語是,他想換一種活法,更恣意一點,想要不留遺憾的人生。蘇珮覺得自己聽懂了,又好像沒有聽懂。淡定平和溫吞,曾經是他喜歡她的地方。結婚四年,兩人沒有大的爭執,晚點生孩子是兩人的共識。下班后的時光是,許云霆在書房看書,蘇珮在沙發上看電影,夫妻生活隔三差五,這樣的生活,不刺激,但細水流長。唐果果曾經笑到捧腹不止,說他們是一對老夫妻。靜下來后也說過,這也是一種別人羨慕的幸福。可如今許云霆不想要這種生活了,蘇珮體內多種情緒亂撞,想要爆發,手握拳到指尖發白,可最后依然克制住了,她故作鎮定地點頭:“好吧,我沒意見。財產也不必傾斜我,一人一半吧。”看著故作鎮定的蘇珮,許云霆忍不住站起來,將蘇珮抱緊:“珮珮,你不必壓抑,不用克制,你想說什么,想要怎么罵我,你要說出來。”蘇珮大力掙脫,既然要離婚了,何必還要這樣一副情深模樣:“許云霆,放開,你想要的大氣成熟,我再最后給你一次。”縱然沒有出軌,沒有家暴,沒有吵鬧,離婚依然是一件極其傷人的事情,許云霆知道自己,還是傷了蘇珮,心里愧疚,在離婚協議上,財產分配上盡量彌補她。蘇珮見了那份財產七三分的離婚協議,嗤笑了一聲,撕掉,重擬了一份五五開的分配,簽字走人。額外留了紙條,周一上午9點民政局見。周一早上八點蘇珮就到了民政局,她在車里坐了一個半小時,就靜靜地盯著耐心等人的許云霆。許云霆其實算不得滿分愛人,他有輕微的強迫癥,他的上衣永遠是淺色系,白米白象牙白,同一件襯衫他會備七件,同時有七條黑色休閑褲。一天換一身,但從不穿黑色以外的褲子。他極其愛干凈,家里分工是蘇珮做飯,他洗碗洗衣服,幾乎一塵不染。他不喜歡蘇珮化妝,染發,說化學成分危害大,蘇珮依了。出門玩,住宿問題蘇珮從來不管,因為住不到合適的酒店,許云霆會情緒暴躁。曾經在重慶旅游,為了找一個許云霆滿意的酒店,蘇珮跟著他從晚上十點尋到了十二點。許云霆追求完美,做事細致,但也墨守成規,就像他熱愛的化學實驗,一絲不茍。記憶中唯一的浪漫安排是,求婚。他嚴格執行了網友的建議,花型蠟燭,玫瑰花,鉆戒,結束后他跟蘇珮說,這種安排變數很多,不靠譜。蘇珮笑得打滾,覺得這個男人怎么就這么呆呢。連夫妻生活,也是嚴謹款的標準流程,一成不變了多年。蘇珮不是重欲的人,在她心里,有個男人讓她愿意打開自己,就夠了。往事歷歷在目,一旦進了民政局簽了字,那個男人就再也和自己無關了,想到這里,蘇珮咬咬牙,吩咐師傅開車去機場。4蘇珮在周莊晃蕩的第三天,剛好周六,唐果果趕到了。閨蜜相見,自是很開心。蘇珮沒有提任何許云霆的事情,唐果果也默契地不問,兩人就吃吃喝喝,亂轉亂買。多數是唐果果付錢,她說,這兩天,姐包養你,你隨便買。在街邊一個大姐擺的飾品里,蘇珮挑了一個手工刺繡的手帕,一個零錢包,她回頭跟唐果果說:“果果,你看這個。上次來這里,我就想買這個零錢包了,許云霆攔住我了。”這是兩人見面,蘇珮第一次提到許云霆,她說得很自然。抬眼,就是閨蜜憂傷糾結的臉,看唐果果這樣,蘇珮反而笑了,第一次沒有許云霆的旅行,令蘇珮察覺到了久違的自由味道。她想,婚姻并不是生命的一切,捆綁不一定就是安定,主要還在自己的心。她說:“果果,你不用擔心,我已經冷靜下來了。我的性格壓抑克制慣了,我也知道這是我的問題,這么多年許云霆不說什么,我也慣著自己,不去考慮這個問題。離婚,是一個我成長的契機吧!”唐果果試探著問:“你真的不愛他了?”蘇珮反問:“果果,我有時候也很困惑,愛到底是什么?”是媽媽那幾十年如一日的逼迫要求,還是許云霆曾經噓寒問暖的細心照料?如果是這樣,那么換一個人,又有什么不同?蘇珮是真心求教地問,唐果果反而答不上來,縱然她知道蘇珮清冷壓抑的性子,已經被她媽媽刻到骨子里了,關于愛情,唐果果自己傷筋動骨地痛過,可刻骨銘心的愛情,卻未曾善終。于是唐果果手一揮:“珮珮,不想這么深奧的事情啦,咱們吃飯去吧。”恢復了嘻嘻哈哈的唐果果,也迅速帶走了蘇珮的悲傷,兩人興致勃勃地選了個精致的店進去了,照例是唐果果付款,用她的話說,被喜歡的人包養,總是件幸福的事情。好友待了兩天就連夜飛回去上班了,蘇珮想了想,讓她先回,自己又逗留了幾天。唐果果走之前,悄悄預付了5天的房費。5蘇珮在回來的飛機,給許云霆發了微信,“抱歉,上次失約。明天上午十點,如你方便,我們民政局見。”得許云霆一個回復:“珮珮,明天詳聊。”許云霆連稱呼和口氣都沒變,可蘇珮再次發揮自己強大的自制力,克制住了多想的那份期待。第二天九點,蘇珮就收到許云霆的信息:“珮珮,我在民政局對面的茶樓等你,我們聊聊。”蘇珮一看民政局,就知道自己多情了,帶齊證件,如約前往。蘇珮推門進來,一眼就看到窗邊身穿淺藍色襯衫的許云霆,坐得端正挺拔,長期在實驗室內的工作環境,令他白皙又干凈,又戴著一副金邊眼鏡,整個人文質彬彬。她慢慢地走過去,拉開椅子坐下,靜看許云霆,等他開口。許云霆瞧見這比往日更加清冷少言的蘇珮,心里幾分澀然:“珮珮,很抱歉,還是傷到你了。”蘇珮喝了口水,說:“還好。你要同我聊什么?”許云霆哪能不了解枕邊人的故作堅強:“珮珮,你別這樣,我看著心里難受。”蘇珮又喝了一口水:“上次放你鴿子,是我不對。但既然,我們都已經決定分開了,你就不必在意我了。”蘇珮話語剛落,許云霆突然緊緊握住了她的手:“珮珮,我們在一起的那么多時光,是否定不了的。我的這個決定,肯定是傷了你。這件事,我真的很抱歉,但目前我希望堅持我的決定。如果你暫時接受不了,我們先緩一段時間再辦手續,好嗎?”蘇珮看著被許云霆緊握的雙手,也再沒有了少女時的嬌羞緊張,心里一片平靜。或許,這么多年,她只是習慣了他的溫柔呵護,而這別人給予的東西,別人自然有權收回。她使力掙了掙,發現沒有掙脫,也就不再動了,抬眼看許云霆:“我昨晚回家,發現你已經搬出去了。”許云霆幾分不自然:“珮珮,公司一直有給我配一間單身宿舍。”蘇珮抽出被他緊握的手,說:“既然決定好了分開,那我們就趁早辦了手續吧!”蘇珮卻再次被許云霆摁住坐下:“珮珮,你別急,聽我說。”有人絮絮叨叨,令人生厭,因為啰嗦。可許云霆的啰嗦,蘇珮居然全部耐心聽下來了。珮珮,我做實驗,是一定喜歡親自收尾,哪怕是打掃清洗,也不會交給助理。有始有終,我才安心。珮珮,你記得我們之前看的那個電影嗎,分開后的夫妻,也可以是很好的朋友,因為彼此那么了解。此后,你依然是我的家人,不過換了個身份而已。珮珮,我知道我這個人毛病很多,啰嗦又龜毛,就當請你成全我的強迫癥吧,沒看到你幸福,我也不放心。珮珮,我是真的希望你我都過得幸福。……6許云霆握著蘇珮的手不放,反反復復,絮絮叨叨,停下來發現蘇珮已經淚流滿面。頓時嚇了一大跳,趕緊幫她拿紙巾擦拭。他的溫柔對待,換來蘇珮更瘋狂的淚水,不知所措的許云霆,只好將蘇珮擁到懷里。而蘇珮也最后放任了自己一次,沉浸在這個此后就不再屬于她的懷抱里。許云霆看著懷里縱然傷心,也只會默默流淚的蘇珮,不知道說什么好,腦子里卻沒歇了離婚的心思。他是個固執的人,一旦決定好的事情,是必須要去執行到底的。但今天這個情況,不適合兩人簽字。許云霆提議改天,可蘇珮執意去辦手續,額外提出離婚3個月內,許云霆每個周出來陪她一天,如果許云霆3個月內有了交往的對象,為避免誤會,就不必履行了。許云霆答應了,蘇珮了解許云霆言出必行的性格,口頭之約定了,兩人便去領了這離婚證。蘇珮拒絕了許云霆要送自己的提議,就在街頭漫無目的轉了轉。工作是個很好的寄托,給人錢財,還使人忙碌,無暇亂想,蘇珮第一次覺得,暑假居然不是福利,可她并沒有任自己沉浸壞情緒太久。和唐果果一起逛街,理發,約飯,看電影。她不說,唐果果也不問,好像來一趟就為了付款。回到家,從前兩個人的房子,一下子變得空曠冷清了,蘇珮出門去瑜伽館。到了瑜伽館,得了老板熱情的接待,還說之前周年慶抽獎,抽出她的會員卡號中獎了,可免費續約一年。蘇珮微笑著道謝,果然是情場失意,賭場就得意么。隔天蘇珮去健身房,往日她固定的私教說是有事請假,換了老板冷灃親自指導,蘇珮看著冷灃那帥得不像話的臉,挑挑眉不說話,只練得比往日更狠,冷灃勸阻不來,只好在她停下來后,親自幫她做一些按摩排酸工作。如果往日要其他男子同自己這么親密,蘇珮是肯定會避開的,但今天已經沒力氣了,只微笑說謝謝。那冷灃見蘇珮少了平日的高冷,手里敲打不停,也同時開口:“美女,縱然心里有難過的事情,也不必為難自己的身體啊。你今天一下子做了超出了平日幾倍的鍛煉量,沒個三五天緩不過來的。”蘇珮也不理,在地上躺尸。冷灃起身,回來時手里端了杯溫水向蘇珮遞過來,蘇珮接過,再次道謝。蘇珮慢慢地小口喝水,腦子記起從前鍛煉時,別人說起這健身房老板冷灃,身家豐厚,擁有本省十幾家健身房。傳聞他健身館一大半的客戶是沖著老板的顏值和身材來的,尤其是最初開業時會員登記,指定他作為私教的女客戶甚至要爭起來。發現自己的思緒跑偏,蘇珮咽下最后一口水,跟面前的帥老板道別。冷灃提出互加一下微信,稍后健身房針對會員舉辦的系列活動,也可以邀請蘇珮一起。蘇珮想起許云霆的絮絮叨叨,沒拒絕冷灃的示好,也同意了對方的微信驗證。7還有大半個月才開學,蘇珮的日子開始規律又單調。每周末和許云霆一起吃飯,在圖書館待半天。從前可以拉的胳膊,可以靠的肩膀,如今都退到了禮貌的距離。蘇珮覺得別扭,不發一語。許云霆很好脾氣,不急不惱,但約了兩次,蘇珮突然就覺得自己的約定好笑,這分明就是死纏亂打的另一個版本。再周末的時候,許云霆主動打電話過來約地方,蘇珮便拒了,說跟人約好了爬山。這倒不是推脫,冷灃最近在認真地追求蘇珮。他自己業余運營一個戶外俱樂部,每周末的活動不停,爬山,攀巖,徒步,他邀請蘇珮參加,蘇珮也不拒絕。治療失戀的,除了新歡,除了時間,還有忙碌,尤其是有新鮮感的忙碌。起初活動多在周末,慢慢地周內冷灃也約蘇珮,一起健身,一起游泳,一起吃飯,一起看書,他還帶了乖乖女蘇珮去了酒吧。第一次去酒吧的時候,蘇珮很拘束,她偷偷地把襯衫扣到最上面一顆扣子,而冷灃發覺后,心里好笑。他也不說什么,就直接俯身過去,幫她蘇珮整理衣服,解開最上面那顆扣子,還挽起蘇珮手中的袖子。這一切嚇呆蘇珮,而冷灃做完這一切,還給嚇呆的蘇珮拍了張照片。蘇珮看照片上的女人,露出脖子,小V領的白襯衫,挽得隨意的袖子,橘紅色的口紅,在酒吧燈光映襯下,別有風情,如果表情不那么呆的話。蘇珮心里詫異自己居然沒有太反感冷灃的行為,低頭喝了口果酒,不再說話。再約時,蘇珮化了濃妝,紅色加深咖色的眼影,黑色的眼線勾出弧度帶出眼角,吊帶衫闊腿褲,挽得隨性的丸子頭,俏皮又嫵媚。察覺冷灃的驚艷,蘇珮很滿意,又湊近他耳邊說:“怎么不習慣嗎,你不知道女人都有千面。”從事健身事業多年的冷灃,太習慣跟人交際寒暄了,可這一刻他很詞窮,面前的女人,分明上一秒還是乖乖女,束縛壓抑,端莊自持,這一刻她呼吸的味道,都在散發著香氣,都在吸引自己犯錯。蘇珮看冷灃這般模樣,也不逗他,自己要了一杯酒去聽歌手唱歌。8開學后,蘇珮立刻變身蘇老師,也沒了那么多傷春感秋,而且她發現在同冷灃一起去做一些從前沒有接觸過的事情時,她根本沒有時間悲傷。教師節,蘇珮收了很多禮物,其中有一份來自冷灃。是一身很好的戶外裝備,外加他本人的私教會員卡,無期限。而他也言辭鑿鑿地跟蘇珮要了份禮物,美其名曰,教練也算編外體育老師,也需要過節。蘇珮白他一眼,惹得冷灃哈哈大笑。這樣嬌俏恣意的蘇珮,冷灃還是第一次見,他知道她有個嚴肅刻板的媽媽,是按照古訓教導她的,情緒不能外露,再不喜歡的禮物也要微笑道謝,再壞的情緒,有人在場也一定咽下。最后蘇珮也真的回贈了禮物,在吃飯的商場專柜認真選了個男士錢包。冷灃和許云霆的待人方式很不同,如果說許云霆是水,溫柔細心體貼,那么冷灃則是火,熱情,精力充沛,又令人永遠出其不意。今天他能在健身房做蘇珮的魔鬼教練,明天他就能約蘇珮去圖書館靜靜看一天書,更別說爬山攀巖戶外那些蘇珮從前不曾涉獵的項目,她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很有魅力,無法不令人心動。再想到前夫許云霆,蘇珮已經不難過,只是困惑,什么才是愛情,我這么輕易就移情別戀的話,過去八年又算什么?唐果果得知蘇珮的較真,思索半天,開了口:“珮珮,感情不是那么算的。16歲時,我們暗戀成績好穿得干凈的男生;25歲時,我們欣賞上進有責任心的男生;30歲時,我們又更加喜歡能把生活過得熱氣騰騰的男人,同時這個男人還能保持干凈。這并不是說我們花心薄情,時間在走,我們的認知在豐富,對愛情的認知也在變。”頓了頓,她又很糾結地開口:“珮珮,我一直很喜歡你冷靜克制自律的性格,這是我做不到的。但你和許云霆太像了,你們的婚姻生活缺少了冷灃這樣熱氣騰騰的活力,所以……”學文科的唐果果一向比蘇珮感情豐富,蘇珮終于承認閨蜜是對的。和許云霆的離婚,對蘇珮而言,恐懼茫然多過傷心,冷灃恰到好處的出現,幾乎讓她夜里安眠到天亮。蘇珮再得知,自離婚后唐果果替自己付的一切款,都是許云霆報銷的,更是羞愧。唐果果則振振有詞:“珮珮,你也不必有包袱,我當時是說了不好聽的話,也拿了他的錢,可他令你傷心,破費點怎么了?我想著你們萬一復合了呢。”閨蜜不了解許云霆的性格特點,但蘇珮很了解,她心里慶幸自己當初堅持了財產五五分,心里愧疚才減弱幾分。9蘇珮正式答應和冷灃交往時,冷灃發了朋友圈,配字是,你曾說半生禁錮,我愿意和你一起野蠻地自由生長,圖片是兩人交握的手。蘇珮感動,第一時間點贊,不一會兒居然看到許云霆也點了贊。蘇珮從不知,許云霆什么時候和冷灃認識的,心里覺得詭異又別扭,她就問了。冷灃神色糾結,還是講了實話。原來,之前在機場給她遞紙的是冷灃,不過是因為冷灃發了帶機場定位的候機照片,許云霆在微信上,懇請幫忙,講蘇珮情緒不好,也在機場,請冷灃留意一下。許云霆言辭乞求,冷灃就認真根據照片找到了蘇珮,見她自顧自地流淚,只猜測兩人吵架,聽她講電話要去周莊古鎮旅游,只發微信給許云霆。許云霆才說了兩人離婚的事情,又再三拜托冷灃可否跟著飛一趟,所有花費損失他一律承擔。說實話,許云霆的要求,著實越界,但冷灃腦中浮起女人無聲落淚的模樣,居然也沒有拒絕,暗暗隨行了一路。再后來,用名義調走了她的私教,自己親自指導陪練。察覺到冷灃對蘇珮的心意后,兩個男人默契地再也沒有聯絡。冷灃卻知道許云霆為這個前妻真的做了很多事,拜托她閨蜜陪伴,暗地幫她瑜伽課付費,甚至于連自己也是他推到她面前的,更別論期間,接她閨蜜之手幫她安排的一系列相親。就是親生大哥,做的也大概如此了。蘇珮聽完這一切,眼眶發紅,她埋進冷灃的懷抱,說了一句,謝謝他,我愛你。許云霆,謝謝你。謝謝你的勇敢喊停,我遇見了不一樣的自己,敢在另一半面前展現很壞的一面,敢承認禮物不喜歡,敢發脾氣,我敢主動索吻求歡,敢開始反抗媽媽,敢一點點做自己。謝謝你的周全,送我一程,通往幸福。與你相識一程,甚是榮幸,愿你也早日收獲你的幸福。10一年后,蘇珮冷灃舉行婚禮,許云霆攜女友前往。這時候的許云霆再沒有了之前的白皙羸弱,古銅色的肌膚,若隱若現的肌肉,他身上溫潤干凈的書生氣質,已經被另一種氣質取代。用唐果果的話說,白面書生許云霆已經進化成腹黑有故事的軍師許云霆了,智慧篤定,有目標有計劃。雖然不是熱氣騰騰,但也驕陽似火。他的咨詢師女友很知性也很俏皮,上一秒能根據同桌人的穿著精準分析出對方職業興趣愛好,下一秒就因為吃了一顆辣椒,大吐舌頭,旁若無人地跟許云霆撒嬌求安慰。而手忙腳亂的許云霆明顯樂在其中。蘇珮和冷灃相視一笑,大家都有自己的幸福,真好。月老配對了那么多對紅繩男女,難免疏漏。何況那時候的蘇珮還不夠勇敢,以為如母親所說,聽話就是乖巧,乖巧就有人憐愛。她和許云霆在一起時彼此忠貞專一,分開時彼此祝福,那就夠了。許云霆在同事身故的意外中,認清自己的心,及時喊停,又有誰錯了呢?若不是他及時喊停,蘇珮又如何體會得到做自己的安心,還有愛情的極其甜蜜呢?(原標題:離婚準備戰:前夫是個君子)

愛情|懸疑|現實|靈異|更多

?每天讀點故事APP?

你的隨身精品故事庫

長按二維碼,看更多精彩故事

點擊閱讀原文,更多故事在等你。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1ggcQ9krQibnbGqcVKFbMjWTq0kwSUIWa8QxscooOrFMM22pfBLKOiaYWe9TptB5icQgTz7hVWibN7lZwvRej21cr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幸运快三大小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