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河:我們的記憶》|用回憶慰藉鄉愁 連接明天

19世紀末,中國經歷了“三千年未有之變局”,黃河也經歷了她形成以來未有之變局。轟鳴的機器聲從新建的廠房中傳來,電線桿上的電線傳來電子,電報電話取代了“八百里加急”。官道被改成公路,駛來的汽車超越了所有人力畜力車輛。鐵路通過大橋跨越黃河,也沿著黃河駛往關中。天上來的黃河水照樣奔流入海,但這片黃土地和生活在黃土地上的人變了,無論他們是否知覺,無論他們是否愿意。多數人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卻也有人在深夜勞作。多數人還是春種夏耕,秋收冬藏,一些人已走進工廠,下了礦井,開動機器,駕著車輛, 揮起錘鎬。農民依然種著五谷雜糧,也增加了棉花煙草、花生甜瓜。牧民還在逐水草而居,也有人趕著牛羊北上,原來的牧地種上了莊稼。

闖關東的人浩浩蕩蕩,走西口的人絡繹不絕,往西北的遠遷新疆,更有人遷往異國他鄉,水、旱、蝗災民流落四方,也有人進了城鎮工礦,還有人當兵吃糧。男人剪去辮子,年輕婦女不再纏小腳。多數人依然粗布衣掛、布鞋土襪,也有人換了西服洋裝、皮鞋洋襪。洋油洋燈取代菜油燈草,火繩蠟燭換成洋火洋燭。土紗土布敵不過洋紗洋布,機器產的針頭線腦深入窮鄉僻壤。一種生產方式改變了,不僅使一群人離開工作場所或居住地,也意味著這一工作場所的改變或拆除,一種或多種產品消失,特殊的工具不再需要, 專門的技工和技藝斷絕。一個村子的人遷走了,不僅他們的田園會荒蕪,住房會傾圯,也許他們拜的菩薩會離開人間,他們愛看的戲班會解散,他們原來說的話漸漸無人聽得懂,他們祖上的來歷無人知曉。

河上造了鐵橋,河里通了機船,羊皮筏子沒有人坐了,扎筏子的師傅老了死了,扎筏子的手藝無人傳了。何止是扎筏子手藝?當一種手藝派不了用處,掙不了錢,沒有人愿意學,父親傳不了爺爺的手藝,孫子已經不知道爺爺的手藝。當人們解決了溫飽,步入小康,突然發現祖輩的傳說已經找不到根據,家園的故事已經殘缺不全,兒時的記憶依然美好卻模糊不清。當他們想到要保留保存時,這一切卻行將消失,或已經不見蹤影。人們并非想回到過去,也不會真的遷回故鄉,更不會放棄今天的幸福生活,但都希望過去留下一點實物,哪怕已經殘缺,或者只剩下遺址,只是一段文字、一張照片。在對往事的回憶中,人們自然會濾去苦澀,擴大溫馨,讓回憶慰藉鄉愁,讓回憶滋潤生活,讓回憶連接明天。

20世紀80年代,鄭云峰先生就跋涉在大河上下,徜徉于河東河西,在拍攝黃河自然風貌的同時,也拍下了黃河的人文景觀,記錄了世世代代生活在這片由黃河水滋潤的土地上的人們的衣食住行、婚喪節慶、喜怒哀樂。也許當時他沒有并沒有意識到這一切正在消失,但他肯定沒有預料到這一切會消失得那么快。如果他料到了,一定會拍得更多,拍得更全,拍得更細。但就是這些照片,今天已不可能重拍,盡管它們的圖像始終會保存在當事人的記憶中。只是那些人中的一部分已經離開,其余的人也在逐漸逝去,而鄭先生拍的這些照片將借助現代技術而永存,我們的記憶也得以在這些照片中保存。

《黃河:我們的記憶》

主編|葛劍雄

攝影|鄭云峰

青島出版社

民勞

▲高原氣候惡劣,自然條件差,牧民們逐水草而居,游走于高山草原間,與牲畜延續著休戚與共的生存關系。

▲馬是黃河流域高原牧民們常飼養的物種,尤以蒙古族最為突出。寬闊的草原下,牧馬人高坐馬背,看管馬群,一旦有烈馬不服,牧馬人可隨時揮動套馬桿將其制服。

▲當時,由于路途遙遠,交通不便,漁獲保鮮不易,曬制魚干成為保存食物的重要方式。如今,當地已不允許隨意捕撈了。

▲黃河干流自西北向東南奔騰,成為青海省尖扎縣的東北部縣界。河流穿過的河谷盆地,是尖扎縣發展農業的重要區域。

▲循化撒拉族自治縣農業發達,尤以線辣椒最為著名。每年八九月辣椒收獲季節,撒拉人家處處是鮮紅的辣椒。

▲油菜花是蜜蜂極大的蜜源,青海湖畔連片的油菜花讓這里成為養蜂的理想場所。

▲在以面食為主的陜西省合陽縣,逢年過節,人們仍面花來表達美好祝愿。這些用精制面捏制而成的面花,色彩鮮艷,造型獨特,食用與觀賞性兼具。

民生

▲獨特的高寒地理環境造就了藏族獨特的民族性格,它體現在藏族人個性鮮明的服飾上,也體現在飲食、節俗等文化中。

▲羊血腸是蒙古族的傳統食物,將新鮮的羊血配以面粉、蔥花等,再灌入洗凈的腸內,整根煮沸即可食用。

▲羊皮筏子由幾個或幾十個羊皮袋捆綁而成,適用于水上短距離運輸,如今已成黃河上旅游觀光的一大亮點。

▲剃頭匠是集市上常出現的老手藝人,他們手藝嫻熟,價格公道,深得老主顧信任。

▲蒙古族在漫長的歷史中,形成了具有游牧文化特色的婚姻習俗,說祝贊詞、歌唱、暢飲……美好生活的圖畫在每個人心中鋪展。

▲青海同仁縣保安鄉的“祝壽禮”上,來者向老人送祝福,贈送哈達、點心或布料等禮品,以示祝賀。

民棲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生活在高原牧區的少數民族,長期逐水草而居,可拆卸的氈包帳篷成為牧民的傳統住房。牧民的帳篷,其外形與今天我們野營時用的帳篷很相似,但其材料多用牦牛毛編織成的粗毛毯搭建而成。

▲昂拉千戶莊園為原尖扎地區第七代昂拉千戶長——項謙東知——的宅院。始建于清朝,依山傍水,設計精巧,是青海地區保存較完整的藏式貴族莊園。

▲建于明萬歷年間的永泰古城最初為防御北方少數民族入侵而修,如今由于土地沙化嚴重、水源缺乏,原有居民多已搬離,徒留數百年前的城墻、炮樓、甕城、烽火臺等,標識著古城作為軍事城堡的歷史。

▲建于清代同治年間的姜氏莊園,為陜西省米脂縣巨富姜耀祖的家宅。莊園主體建筑是陜西地區高等級制式的窯洞院落,四周寨墻高聳,內部相互連通,是全國最大的城堡式窯洞莊園。

▲位于山西省靈石縣的王家大院,由王氏家族歷經明清兩朝修建而成。其中的紅門堡建筑群,從低至高分四層排列,左右對稱,中間一條主干道,形成規整的“王”字型,極具特色。

▲皇城相府位于山西省陽城縣,整體建筑布局緊湊、氣勢恢宏,如同一座封閉的堡壘。建筑內部內外功能分區明確、主次分明,是明清時期官宦府邸的經典代表。

民樂

▲不同于馬,牦牛由于平時缺乏訓練,很少遵循規則,因此賽牦牛時,牦牛常橫沖直撞,有時跑去觀眾席。在人們的歡呼和尖叫聲中,賽牦牛的樂趣達到頂峰。

▲傳統的弓是牛角弓,弓弦以牛筋制成,箭則由羽毛、箭桿、箭鏃組成。一般而言,每個射手都要進行兩輪比賽,每一輪發兩箭,裁判根據箭矢距離靶心的遠近確定射手是否進入復賽。

▲“輪子秋”是土族傳統娛樂項目。每年農閑時節,人們將大板車改裝成融秋千、轉盤為一體的吊車,坐于秋千套上用力旋轉輪子,以旋轉時間長而頭不暈、眼不花為勝。技藝高超者還在上面表演驚險雜技,深受土族喜愛。

▲白馬藏族是甘肅省文縣的一個族群,有自己的語言和服飾特征。每年正月十五,是白馬藏族人最重要的節日——池哥晝。

▲大會上,蒙古女子身著蒙古傳統服飾舞蹈,熱烈而奔放,是那達慕上靚麗的風景。

▲據記載,流行于山西省定襄縣宏道一帶的大馬社火始于明代,又被稱作盔甲社火。表演時,需畫上臉譜,披上鎧甲、頭盔,通過布陣對打等表演,再現古代戰爭場面。

▲陜西省岐山縣的鑼鼓歷史悠久,無論是在鼓的制作,和打法,還是在表演者的陣容、服飾上,都有一定規矩和制式。鑼鼓打起來節奏明快,氣勢如宏,極富表現力。


傳承文化|傳播知識|傳遞幸福

歡迎關注青島出版集團

qdpubwx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zYsf9JwlVFRicGzmxZuva4zW8cZnrmGjoPAjquep9EpEfNuNkn39xby71KLVCUOnCKD32OI745IEwf50o7pEfQ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幸运快三大小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