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漸漸遠去的優雅與溫厚

傅雷夫婦——紀念那漸漸遠去的優雅與溫厚

 

葉克飛,80后,專欄作家

 

1966年9月2日,因不堪紅W兵的毆打、凌辱,傅雷與妻子朱梅馥在上海江蘇路284弄(安定坊)5號的家中雙雙自盡。自盡前,傅雷寫下遺書,將存款贈予保姆周秀娣,作為她失去工作后的生活費,還在一個小信封里裝入53.50元,寫明是他們夫妻的火葬費。他們還將棉被鋪在地上,以免尸體倒地時發出聲響,驚擾他人。

 

我曾收集有關傅雷之死的各種文字記錄,并一次次為之動容。我一向認為,傅雷夫婦的自盡,帶走了一個時代的優雅與溫厚。

 

其實我一向怕記外國人名,所以極少讀外國文學,幾乎未讀過傅雷的譯著,只讀過人盡皆知的《傅雷家書》。作為翻譯家、文人,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并不飽滿,可他的死,卻總如大石一般,沉重得讓我喘不過氣來。那場浩劫,摧毀的到底是什么?除了一個個生命,也許還有一個時代的氣質與道德。

 

兩個知識分子,優雅溫文,卻被紅W兵們連日凌辱,斯文掃地、尊嚴喪盡。可在他們舍棄生命以保自尊的那一刻,卻還記得家中的保姆,留給她生活費,還在遺書中寫明“她是勞動人民,一生孤苦,我們不愿她無故受累”。自盡那天,朱梅馥還曾對保姆說:“菊娣,衣物箱柜都被查封了,我沒有替換的衣服,麻煩你到老周(熙良)家給我借身干凈的來”,她希望自己死得干凈。即使這個社會虧欠了他們,他們也不愿意欠任何人的,所以留下了火葬費……

 

你還能找到這樣的優雅與溫厚嗎?那也許是中國最好的一代知識分子,現在還有嗎?

隨機鏈接:

勸人信佛,需要他的善根緣種成熟

 

經久持咒不驗,真正的原因你可能并不知道

 

自己就是智慧本尊,何必要觀對生本尊

 

如果別人朝著你的方向做大禮拜、小禮拜,你一定要站起來

圓滿金剛

得失從緣 心無增減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a6ccAbR9yxAqicLNscMxRhJN9Mu6Oy4bJfcoOkIgI87uZa05ibAUQM8VdQeanbwp1Dj67wFXztPzRXOHaPwhqRx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幸运快三大小怎么算